内容正文

提出自己的意见

日期:2020-06-05 15:15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春日的晚风徐徐吹抚,王小银懒洋洋的躺在苏宅的屋顶上,静静睨视西垂的斜阳。夕阳的余辉轻柔无力的映照在晶亮的红色琉璃瓦上,发出鱼肚般的神秘彩色光圈。这已经是第七日了,唐门刺客事件后的第七日。这些天很平静,平静得有些不正常。唯一不平的事情,就是保镖的枪全部被公司收回,显然李芸市长的禁枪法令在本市得以执行。而作为全国最大的保镖公司,首个执行这道法令。王小银通过蓝妖的力量,知道了苏菲菲事件的整个真相,他觉得应该有人站出说些什么,不管是天盾保镖公司,还是警方。王小银不是个慈善家,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,同情心也绝不泛滥。但对苏菲菲却有些例外,总觉得让这个漂亮的小丫头承受这一切苦难,很不公平。绝对公平在世上根本不存在,但很多人喜欢追求相对公平。侯次轻轻跃上屋顶,在王小银身旁躺下,同样注视着夕阳。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,直到天色变黑,霓灯蜿蜒。“你又给公司打电话了?”侯次扭过头,有气无力的问道。“嗯。”“其实按照合约,公司没有责任说出幕后真凶,也没有责任要求真凶向苏菲菲赔偿。这事关系到黄家和唐家的声誉,所以,那些证据可能早被警局销毁了,而天盾保镖公司收了他们的巨额赔偿金,极有可能也把证据销毁了,你就不要太执着这事了。”王小银吹开挡住眼睛的蓝色长发,道:“黄家赔了钱,把怨气都出在苏菲菲身上了,不但解了约,还处处挤兑她,她最近处境很为难。你也知道真相,是吗?”侯次点点头,又道:“是我自己猜的,大概明白了一点。我知道那天来的唐门刺客是黄家的人,确切的说是黄夫人的陪嫁家奴。所以,通过以前的传闻,知道黄夫人善妒,而且对门户极有成见,不希望儿子和不三不四的女明星走的太近,更不喜欢丈夫花心思在某个女星身上。以前有过女星离奇失踪的事,不过她们多属三流,没有名气,再加上手法干净,没有任何线索给警方,才不了了之。这次刺杀失败,揭开了许多秘密,知情人都心照不宣。”“呵呵,是啊!星光娱乐的黄董也真够阴的,立马收回投资在苏菲菲身上的一切。不给她登台的机会,取消她的新歌计划,不给她媒体宣传,收回那辆黑色林肯,单方面解约后,还让其他小型娱乐公司排挤她,几乎想把她赶出娱乐圈,狠哪!看着这几天她天天碰壁,被各个小公司挡在门外,我以为她会大哭,像那天被她爸爸出卖时大哭,出乎意料,她只是故作大方的笑笑,然后继续奔走下一个小娱乐公司。看着她的笑容,我很难过,真想让她哭出来!露丝并不太会安慰人,她又很排斥男人……”王小银一脸苦笑,似乎想以了以前自己的心酸,黑暗中的眼神充满了不平和哀伤。侯次叹口气,语气也极为忧郁哀伤,这与他平日的嬉皮笑脸相差万里。“你的表现,让我很意外。我以为你是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洒脱者,原来也有丢不开的伤心往事。可怜别人的时候,恰恰在可怜自己。唉,其实天盾保镖公司能向你透露这次的原凶不再刺杀苏菲菲,这已足够,至少她不用再提心掉胆的生活了。她排斥男人,可能是因为她妈妈的事情,这种精神创伤,需要时间来治疗。在珊瑚国,没几个娱乐公司敢和星光娱乐对抗,所以,苏菲菲很难在娱乐圈混了,不如劝她早做别的打算吧!”“彼此彼此!”王小银对侯次一本正经的忧伤表情颇感兴趣,“可怜别人的时候,恰恰在可怜自己。哈哈哈哈,你也是?”“哈哈哈哈,有谁不是?”侯次大笑时,又恢复如初的表情,贱笑得爷爷不疼、奶奶不爱。“你们两个别笑啦,下来吃饭!”苏菲菲仰着头,凶巴巴的冲他们喊道,“整天躺在屋顶,根本不像个保镖!”王小银轻飘飘落在她身旁,笑道:“整天下厨做饭,你也不像这个领地的女王呀!”“哼,今天才不是我做的哩,是露丝姐的拿手好菜!”她嘴角绽出一丝难得的笑意,扭身蹦蹦跳跳的跑向大厅。侯次惨叫一声:“哦,该死的上帝,又要吃三成熟的牛排、没味道的蔬菜沙拉、清如矿泉水的美容汤?这样的晚餐,还不如西部矿山的劳改犯呢!”“有得吃就知足吧!反正你明天就走了,我和金刚还得继续苦战露丝的西式营养餐!”王小银有些认命的苦叹道。“我只是请假探亲,听你这样一说,别人还以为我是逃兵哩!”“谁会这么以为?”“读者呀!”“……”男女朋友睡一个房间,女的画了条线说:“过线的是禽兽。”醒来发现男的真的没过线,女的狠狠的打了男的一巴掌:“你连禽兽都不如。”次日,男女又同睡一房,女的照旧画了条线警告,男的有了上次的教训,深夜打算过线,结果因为紧张而未果。天亮后,女的又打男的一巴掌说:“没想到你不如禽兽。”餐桌上,王小银痛苦的吃着带血的牛排,捏着鼻子喝了几口味道古怪的美容汤, 河北快3走势图苦中作乐的讲了这么一个笑话。众人笑过之后, 河北快3开奖网苏菲菲才粉面羞红的嗔道:“流氓, 河北快3开奖网站色鬼!你说这个, 河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是什么意思?”“呃,我知道!”侯次像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一样,高高的举起了右手,“老大讲了这么一个寓意深远的笑话,是要告诉我们,女人都是心口不一的,所以要用战略发展的眼光看待女人。比如苏菲菲小姐,你经常说最喜欢唱歌,是不是心口不一,在心底还喜欢另一个职业?”王小银低头喝汤,暗暗佩服侯次的进谏水平,不相关的事情也能扯在一起,不过却很希望他能成功。“哼,臭猴子,少在那胡说八道。本小姐只喜欢唱歌,从没想过要换职业!你不用再说啦,明天我再去其它娱乐公司碰运气,就不信没有一个伯乐,让我这匹千里马饿死!”王小银和侯次对视一眼,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了无奈。这根本不是运气的问题,就算遇到几万个伯乐,也没人敢养你这匹千里马,恐怕饿死是早晚的事。王小银微笑着扫了一眼豪言壮语的苏菲菲,不怀好意的思咐:“幸好你是匹母马,而且是匹漂亮的母马,至少我这个骑士对你有点同情心。可是,该怎么帮她呢?难道专为她新开一家娱乐公司?可是她的名气太弱。新公司加上三流名气的她,还不如进酒吧卖唱,那样还能迷倒一批色狼。唉,首要问题,是怎样把她炒作成名人。”金刚不满的接句:“你一时半会饿不死,可是再不准备多些面包,俺可真的要饿死啦!”自从他内功臻至第四级,饭量几乎增大一倍,只有露丝的饭量与他相近。“可怜的我没有收入,快要被你吃穷了。要再这么吃下去,我就要卖房子供你们吃饭了!”苏菲菲捧着一大杯柳橙汁,鼓着嘴,无奈的吹着气泡。“其实,我们可以像看门的警卫一样,向小饭馆订快餐哪!”金刚看着桌上简单至极的、已被吃光的饭菜,提出自己的意见。“呃,我吃好啦!”“我也是!”“我上楼!”“等等我!”餐厅瞬间走空,金刚左看右看,搞不清状况。第二天一早,侯次离开苏宅,去了机场。这是公司提前给他的奖赏,其他人的奖励,还没有发公布。苏菲菲打着瞌睡,红着眼睛,穿着粉红的兔子睡衣坐在早餐桌上,迷迷糊糊的道:“今天不去娱乐公司碰壁,我想去学校。快毕业了,我得准备毕业论文。”王小银吃惊的瞪着她,走势图分析问:“失眠了?”看惯了她的粉红兔子装,再无当日的震撼效果。“嗯!”“想通了?”“嗯?”“不想做歌星了?”“呸!不要打击我的上进心。本小姐只是太累了,想进学校休息一天!”“对了,你和本市首富、石油大亨王远哲认识?”王小银昨夜也为她的出路想了许久,记得她父亲苏昌曾提过认识王远哲,希望能通过他的关系,为苏菲菲找到一家签约公司。苏菲菲知道他想说什么,叹道:“很久没有来往了,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。放心,我就不信除了星光娱乐公司能一手遮天,总有一日,我会像fox组合一样有名!”她只是独立惯了,不想再靠别人生活。虽然一个电话就能联络到王远哲的女儿王青荷,但仍是不想开口求人。“有女志存高远,可喜可贺,干杯!”王小银见她否决,索性不提这事了,举起牛奶杯子,邀人共饮。露丝妩媚的白他一眼:“整天没个正经!你的志向哩?枪被公司收走了,以后还做保镖吗?”“唉,本想合法的做个持枪者,谁知碰到李芸市长的政令,不过,没关系,对于我们这种古武者来说,这些都不是问题,反正发暗器比手枪也差不到哪里去,特别遇到那种玄术高手,枪还不如飞刀哩!”王小银答非所问,摇头晃头的乱侃一阵后,把嘴里塞满了面包。“喂,你还没回答露丝的问题哩!”苏菲菲见他问东答西,心里不知怎的,有些着急和气恼,“快说呀!”“呵呵,菲儿着急了!她可从没请其他保镖同桌共餐过哟,你们算是例外中的例外,还不快点回答!”露丝同样不满,旁敲侧击的追问。她们之所以担心,是因为自从王小银的手枪被收后,一直郁郁不乐,整天睡在屋顶不下来,以为他在为枪的事而郁闷,哪里知道他在为整个刺客的内幕而气愤。王小银不明白她们为何突然问起这个,说实话,他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只是隐约觉得,行动被束缚在某个固定范围很不习惯。再说,当初做保镖,全因极偶然跑进了天盾的训练基地,不得以才装成保镖受训。现在做了几日保镖,很怀念以前自由的日子,无拘无束的。“嘿嘿,有得吃有得住的,多好呀。就算不做保镖了,也想赖在你家混饭吃!只是露丝的营养餐太恐怖了点,我总觉得kfc的快餐也比她做的好吃。”王小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,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。她们果然上当,露丝不满的把苹果砸向王小银的脑袋,报复他的挑衅,不过,却笨笨的扔出一个抛物线,慢慢的落在他的手边,与其说是砸,不如说是送。苏菲菲心中一喜,当即表示:“露丝姐再做营养餐,让她自己吃。我专门为你做别的!”“叛徒!”露丝笑骂。金刚呵呵一笑,冲王小银报以崇拜目光,心中极度佩服,暗咐以后不用再受营养餐的摧残啦。不过,他好像没听清,苏菲菲说的,好像是专门为王小银一人做。天择学院,这是一所贵族学院,与北方的千石学院齐名。天择学院自由气息浓重,在自由的光环下,充斥着金钱的魔力。每年有许多明星大腕、金融商豪、名门子弟来此读书渡金,也有不少普通人倾尽家财的想挤进来,以结识上层豪族,为人生的飞黄铺路搭桥。苏菲菲在这所学院算不上名人,甚至可称得上默默无名。她的来去都无人过问,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。今天她如往常一样,和露丝一起,静静的走在梧桐的林荫下。不同的是,她们身后跟着两个保镖,一个是蓝发飞扬的王小银,另一个是身如巨塔的金刚。两个保镖的出现,为她惹来许多惊羡的目光。“菲菲呀,你看,好多人都认出你了,是不是想要签名呀?”王小银看过她演出的录相,还是很受歌迷欢迎的,虽然她的歌不多,但是人够漂亮。“认出我?才不是哩!每次我进学校,哪有人理我!”苏菲菲很失落的叹息,“看仔细了,那些指指点点,眼睛变成桃子状的全是女人,恐怕看你才是真的!”王小银听她一说,想想也有道理,毕竟陪她跑过许多娱乐公司,根本没多少人认出她。仔细一瞧,果然多是女人的炙热目光,还有男子的不屑和鄙夷。王小银和金刚穿的这套黑色雅痞西服是公司的制服,质量实在不能恭维,加上鞋子也不过200珊瑚币,和那些贵公子穿的价值数万元的名装无法相比。所以,他们有鄙夷的理由,更有不屑的理由,却不得不承认,产生这些理由的理由是嫉妒。“呃,其实在看金刚!你知道的,最近许多女人喜欢玩人兽恋,像金刚这种身材,是绝对的极品!过些天没钱时,就把他包装包装,准能卖个好价钱!”王小银不怀好意的在金刚身上瞄来瞄去,直把他看的脊背发寒,汗毛都竖了起来。金刚想反驳,不过想想自己早已93万元的天价卖给了王小银,而且把卖身钱寄给了母亲和妻子,实在没有反驳的理由。不过他有点想不通,自己还能卖出比93万更高的价格吗?他可不想让王小银再谈论卖身的问题,指着不远处的运动场,道:“咦,那个皮球很贵吗,为什么十多个人抢一个?”“哈哈哈哈!”露丝、菲菲正想大骂王小银思想肮脏、人伦败坏,听到金刚所语,却忍不住捧腹大笑。“那是足球,不抢才没意思!”王小银知道金刚才从深山里出来一个多月,虽然在基地受到现代化的训练,能开车用枪,但对很多流行的东西一无所知。足球,就是其中之一。所以,他没有太夸张的笑,只是拍拍金刚的肩,对他解释道:“金刚,你说恨一个人,想把他痛痛快快的扁一顿。是单挑呢,还是群殴?”“当然是群殴!”金刚回答。“知道这就足够了!他们这帮人非常厌恶足球,所以才狠狠踢它、顶它、群殴它。更残忍的是,他们还进行殴打比赛,分成两队,谁的手段更暴力,谁就获得殴打冠军!懂了吧!”王小银这么解释。“那观众席上尖叫的人呢?”金刚又问。“呃,他们是人,你知道的,人都有种劣根,越是看到血腥的、暴力的场面,就越兴奋,他们就是这么一群人。看到有人群殴,就耐不住兴奋之情,尖叫呐喊,甚至会扔啤酒瓶!”“哦,俺懂了!”金刚点点头,观察之下,发现王小银说的极对,好像确实如此。“讨厌啦,人家都快笑死了!哈哈,哪有你这样的解释,这种颠倒黑白、指鹿为马的说法,只能骗骗金刚。”苏菲菲不管同围数十道嫉恨的目光,笑倒在王小银怀里,白嫩的粉拳轻轻捶打着他的宽厚胸膛。王小银突然觉得苏菲菲的笑容很迷人,至少抱她入怀的手感很好,腰肢是那么柔软纤细,胸前的酥峰是那么饱涨丰满。暂时忘掉她是雇主的身份,就像抱着以前的其他女人一样,轻轻吻在她的粉红发丝上,那散发着淡淡处子清香的味道,也是她身体的味道。

  丁剑平:全球疫情蔓延与人民币汇率及国际化——大金融思想沙龙第142期干货

  五年前,罗宾·范佩西公开了他离开曼联的消息,并坚称自己在与“无情的”范加尔会面之前,一直想完成自己合同中的最后一年。

,,福建11选5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宁夏11选5投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